天天澡天天添天天摸97影院

當前位置:
首頁 > VC > 周受資,和雷軍、張一鳴交朋友

周受資,和雷軍、張一鳴交朋友

VCPE參考(vcpecankao)原創

作 者 | 李子璇

編 輯 | 管丟丟

助公司上市的CFO往往都會在完成使命后離開,幾乎是業內的共識。

2021年3月24日下午,小米最年輕的合伙人周受資宣布離開,并即將加入字節跳動,回到闊別18年的故鄉新加坡工作。

微博上,雷軍和周受資分別發博感慨,情義滿屏。從2015年應邀加入,周受資在小米呆了近6年,這是他職業生涯中待得最久的一家公司。

跟小米一樣,字節跳動也是周受資曾在DST投出的公司之一。

對周受資來說,業務布局更廣的字節跳動將為他提供更大的施展空間。目前估值千億的字節跳動在未來仍有生長的空間,字節跳動敲鐘之時,可能會是周受資的高光時刻。

01

周受資與新東家字節跳動結緣于他在DST時期。當時,代表DST投資字節跳動B輪的人正是周受資。

DST進的B輪,對字節跳動很重要,因為那會字節跳動已經沒錢了。

那時字節跳動有多難呢?張一鳴自己找了一圈投資人,無果。早期投資人SIG的王瓊給許多投資人推過今日頭條,但多數投資人把今日頭條當做下一個門戶,以為它就是下一個網易、搜狐、騰訊等新聞客戶端,會覺得已經有門戶了,網易和搜狐都號稱自己有兩億用戶,今日頭條能發展到哪兒去?

王瓊靠刷臉找了20位投資人,跟他們見面,介紹今日頭條,但是依然沒人看好頭條。國內的資本市場,幾乎沒有一家看好張一鳴和今日頭條的機構。

王瓊繼續找投資人。機緣巧合,王瓊在頭條上看到一篇報道,說DST的掌舵人Milner Yuri投資了美國的Prismatic公司,那個公司也是通過智能推薦算法為用戶提供感興趣的內容。

王瓊聯系到DST的Yuri,他派人來測評產品,此人正是周受資,他評價字節跳動,「創始人非常強,對大方向看得極其清楚,數據非常好看」。于是,很快DST就決定投資了。

02

周受資是DST打開中國互聯網市場的關鍵人物,在京東、阿里、小米、字節跳動、滴滴和美團等一些知名投資項目中都有周受資的身影。

起初,周受資和DST在中國人生地不熟,為了研究項目和積攢人脈,周受資每周見30家公司,一年下來見了三五百家公司,結識了20多家頂級金融咨詢機構的主要合伙人,其中就有華興資本的創始人包凡。包凡向周受資介紹了京東,并安排周受資和Yuri與劉強東會面。

2011年3月30日晚上,劉強東興奮地發微博報喜,「京東商城新一輪融資已接近收官,總規模遠超過10億美元。」DST是此輪融資中最大的出資方,占股8.8%,之后DST又分兩次投了京東,2012年投了2.5億美元,2013年又做了小幅增持。

投了京東,又被劉強東的微博一宣傳,DST算是正式敲開了中國市場的大門。周受資隨后將目光投向小米。當時雷軍并不缺錢,周受資還是通過人脈,找到了雷軍。

見面6個月之后,在周受資的安排下,DST香港辦事處的負責人John Lindfors、MilnerYuri走進小米辦公室與雷軍相見。DST其他兩人的反應證實了周受資的眼光。

當時,小米剛剛發布了自己的首款智能手機,尚未上市銷售,前景還不明朗,不過雷軍向他們介紹了自己整合硬件、軟件和互聯網服務的「鐵三角」計劃,Yuri覺得很有意思。

John也對雷軍非常認可,他覺得雷軍既有包袱,也知道如何實現,屬于「全能選手」,在經過了幾個月的盡職調查后,DST先后向小米投資5億美元,獲得了7%的股份。

走出公司之后,DST的三人都很興奮,一起在車上暢想小米的未來,Yuri更是在之后頻繁與雷軍見面聊天,一聊就是幾個小時,還送給雷軍一套宇宙微縮模型作為禮物。

雷軍后來說從未想過DST會投小米。

03

Yuri在中國創始人圈里人緣不錯,一個原因是他「出高價,不要任何決策權」的投資風格,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對投資的創始人親近的姿態。周受資將這一風格學到極致,不僅要親近,還要加入他們。

周受資本人長相俊朗,聰明勤奮,年輕時參軍的經歷讓他氣質出眾。前經緯中國的投資人莊明浩曾經評價周受資:「有幸和他開過一次會,符合我心中一切對男神這個詞的定義。」

男神周受資也征服了雷軍。2015年雷軍邀請周受資加入小米,周受資已經離開故鄉多年,說服家人后繼續留在中國擔任小米的CFO,負責集團財務、投資及人力資源等業務。

一向以營銷見長的雷軍也沒少拉著周受資出來幫小米吸粉。2015年7月,雷軍拉著周受資戴墨鏡合了一張影,配文「新加坡人,絕對高富帥,歡迎米粉關注他!」后來雷軍又給周受資戴上了「小米第二帥」的帽子,鼓勵他開直播。

盡管雷軍當時一直否認小米要上市的傳聞,但是2014年底,一筆11億美元的融資將小米的估值一下抬到了450億美元。外界都覺得小米上市在望了。但也有不少質疑的聲音,就是作為一家硬件公司,450億美元的估值泡沫未免太多。

雷軍需要有人幫小米注入更多附加值,搭建生態,投資智能硬件公司是一種高效的選擇。而投行出身的周受資是完成這項任務的最佳人選。

不久后,小米成立了湖北小米長江產業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周受資擔任法人、董事兼總經理,之前成立的幾家從事投資的企業也讓周受資擔任法人并兼任董事或經理。

2018年小米提交招股書的時候,小米已經陸續投資了210多家公司,做智能硬件的就有近百家。2016年的時候小米還成立了一家影業投資公司,不過過了兩年就解散了。

小米從2015年開始布局互聯網金融業務,包括支付、小額貸款、互聯網保險以及理財產品分銷等,并將金融相關的業務整合至小米旗下的全資子公司小米金融。不過更多的施展空間還是留給了小米的聯合創始人洪峰,周受資只是在小米金融控股的多家企業中擔任監事一職。

2018年元旦,周受資拿到了小米授予的尚未行使期權的B類普通股數量為500萬股,行權價為0-1.0225美元/股,鎖定期為5-10年。其他的小米高層都獲得了一定數量的期權股,小米準備沖刺上市了。

周受資首次操盤IPO,激動地在微博上分享了一張據說在小米內部很火的圖片,上面寫著「未來的一年里,連睡覺都是浪費時間」。

實際上,2018年小米的境況并不好。上半年資本市場融資環境嚴峻,新發布的小米8受同期發布的華為P20、OPPOFindX的影響,銷量表現不佳。小米估值規模也多次發生變動,從上千億美元最終跌至500多億美元。

因此,周受資在這年4月被任命為小米高級副總裁,頗有種臨危受命的意味。

在證監會附近的酒店里,周受資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小米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說明書有600頁,每一個字都要反復斟酌。

不過,2018年6月,小米CDR發行申請獲批;2018年7月9日,小米登陸港交所上市,成為首家同股不同權的港股上市公司,也是當時港股市場規模最大的IPO。

04

2018年小米估值不理想,不論是上市前還是上市后都有傳言說周受資要走。

尤其是2020年4月,小米宣布周受資不再擔任CFO,外界紛紛猜測周受資與雷軍不和。不過這些傳聞每次都被雷軍用行動堅決否認。

2019年10月25日,周受資在37歲的生日當天被任命為執行董事,進入小米集團董事會,不到一年,雷軍又把周受資晉升我小米最年輕的合伙人,之后又給了他一億份購股權,十年內有效。

雷軍想要留下周受資的心情誰都看得出來,甚至有人稱周受資是小米的「太子」。

周受資在職期間投的270多家公司里,大都集中在與小米主業相關的供應鏈的上下游,其中數十家公司已經上市。這兩年,小米投資的紅利也逐漸兌現,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米共投資超過310家公司,總賬面價值人民幣480億元,同比增長60.1%。截至2020年底,公司總投資價值673億元。

2019年11月,周受資再次被委以重任,擔任小米國際部總裁并兼任首席財務官。當時小米正在大力開拓海外業務,已經成功進入全球90個國家和地區,海外收入占比達到49%。

周受資接任后,趕在海外疫情擴散之前輾轉各國拜訪合作伙伴,將規模擴展到了100多個國家和地區。

2020年小米的境外市場收入達到人民幣1224億元,同比增長34.1%,幾乎與國內持平。根據Canalys的統計,2020年第四季度,小米在全球54個國家和地區的智能手機出貨量排在前五名。

05

回顧周受資的職業路徑,緊湊又清晰。2003年,從新加坡空軍退役后,周受資便進入倫敦大學學院經濟系學習,兩年后進入美國四大投行之一的高盛集團,從事分析師的工作。

高盛集團擁有150余年的歷史,經歷了多次金融危機而不倒。在高壓的工作狀態之下,周受資與大量的年輕分析師一起,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換來高速成長和可觀的薪資,這樣的生活「整整持續了兩年,基本沒有周末」。

2018年次貸危機爆發,高盛集團轉制為由美聯儲監管的銀行控股公司,周受資剛好有了兩年左右的工作經驗,正好去攻讀哈佛商學院MBA。

再次準備求職時,2010年高盛的老熟人Yuri向他拋出繡球,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并追隨Yuri的腳步,邁入互聯網行業。

一個尚未得到求證的說法是,周受資與新東家的創始人Yuri在高盛階段就認識了。不過可以確認的是高盛與DST交集頗深,DST大量員工都曾在美國四大投行工作,尤其是高盛。有媒體報道2011年高盛和DST聯合投資臉書時,DST有70%的員工都曾經在高盛工作過。此外,高盛還是DST成立初期的投資者之一。

巧合的是,Yuri投資Facebook之后,周受資也進Facebook待了一段時間,這段求學時的小插曲,放到現在來看也是其涉足的互聯網領域的開始。

從進入DST起,周受資的職業生涯與中國互聯網公司息息相關,他的人脈、他的故事也就此展開。從一個局外人、旁觀者,漸成參與者,周受資的高光時刻還在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