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澡天天添天天摸97影院

當前位置:
首頁 > LP > 張一鳴王興們,喜歡出錢做LP

張一鳴王興們,喜歡出錢做LP

 投資界  楊繼云   

“你們認識XX家族辦公室嗎?我們計劃募集一只新基金,希望對接一下。”

這是最近幾個月VC/PE圈頻繁聽到的一句話。募資寒冬下,家族辦公室火爆起來,成為GP募資的重要對象之一。“現在的募資環境,倒逼GP循著更有錢的家族去找資金,所以家族辦公室的概念特別火。”北京一位VC機構合伙人透露。

所謂家族辦公室,通俗地說就是給富有家族打理財富。這幾年,伴隨著一大波新經濟公司崛起,造就了一大批財富新貴——美團王興、拼多多黃崢、字節跳動張一鳴、歡聚時代李學凌、泡泡瑪特王寧;以及造車新勢力的蔚來李斌、小鵬汽車何小鵬和理想汽車李想等等。動輒坐擁百億身家,他們的錢該怎么花?

不久前,前雙湖資本CEO張艷離職后創辦了一家聯合家族辦公室,背后第一批出資人主要來自中國新經濟代表公司的聯合創始人、資深高管等互聯網新貴。這一波財富新貴,正是通過家族辦公室成為創投機構的LP,隱身于VC/PE圈。

新LP開始登場:

VC/PE密集拜訪家族辦公室

最近幾個月,多位GP、母基金從業者、家族財富機構管理人都向投資界打聽同一個話題:家族辦公室。背后的緣由是,越來越多VC/PE募資時將目光投向了新晉富豪。

所謂家族辦公室,最早起源于古羅馬時期,現代意義上的家族辦公室出現在19世紀中葉,顧名思義,就是幫助富有家族管理其財富及傳承的私人機構。現在,家族辦公室成為創投圈一個火熱的群體。

過去一年,募資難依然是盤旋在人民幣基金頭上的陰云。清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股權投資市場新募集總規模為11971.14億元,同比下降了3.8%。相比于外幣基金,人民幣基金募資難更加突,新募集金額較去年下降了8.1%;且兩極分化更加嚴重——盡管多家頭部機構在年內完成了百億募資,但中小機構卻面臨嚴峻挑戰,近五成創投機構的募資總額低于1億,還有更多的小機構銷聲匿跡。

找不到錢,依然是一些人民幣基金的整體感受。“機構LP普遍沒有新的大動作。銀行資金難以作為LP出資;險資遲遲不見實質性動作;政府引導基金的通道也開始收窄……”北京一家VC基金IR負責人介紹。

市場化母基金的境況也不容樂觀。北京一位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坦言,“不久前,我跟我的合伙人粗略盤算了一下,過去10年間我們累計投資了150家GP,如果如今再讓我們從中篩選,能夠重新投的也就不超過10家。”

這暗合了另一家VC機構創始合伙人的觀點,“目前市場化母基金大多數都生存艱難,因為中國GP的不穩定性太高了。”過去幾年間,很多VC機構成為了“僵尸基金”,殘酷的市場正在淘汰不少邊緣化的GP,致使母基金難以拿到穩定的回報。

沒錢怎么辦?整個市場都在挖掘新的LP群體。而這時候,新經濟誕生了一批新貴富豪,他們以及家族辦公室開始成為VC/PE市場的“救命稻草”。“現在的募資環境就是這樣,倒逼GP循著更有錢的家族去找資金,所以家族辦公室的概念特別火。”北京一家VC機構合伙人表示。

建信信托深刻感受到了這個LP群體的力量。2019年4月,建信信托發起成立了一只科創基金,并開始對外募資,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募集完成。建信信托并購重組事業部總經理陳銓向投資界介紹,“建設銀行的百余名超高凈值個人,出資8個億,占整個基金規模的90%。”他透露了一個趨勢:眼下新貴富豪有很強烈的股權投資需求,“尤其熱衷投資科技創新領域,但是大多數人缺乏可信賴的投資渠道。”

新貴們的家族辦公室,正在成為GP們募資的重要對象。“我了解到國內一些非常知名非常頭部的機構,現在也在思考到底怎么去介入。”上述IR負責人說。

坐擁億萬身家

王興、張一鳴等新貴做起LP

新貴富豪們,正在LP圈異軍突起。

新經濟家族的主力軍自新興獨角獸/巨頭的掌門人,大多80后。過去數年間,中國互聯網的排位競賽里不再只有BAT,隨著美團、小米、字節跳動、拼多多、滴滴,以及小鵬汽車、蔚來汽車等造車新勢力的崛起,一群新貴大佬崛起,身家水漲船高。

香港某財富管理機構創始人對投資界表示,“這兩年,國內很多新經濟公司赴港、赴美上市,造就了一大批新富豪。我們有很多新經濟客戶,他們在公司上市之前,甚至還在C輪、D輪時,就已經配置了家庭投資,布局非常長遠。”打理了那么多富豪的財產,該創始人總結,“10個新經濟客戶里,有9個會布局家庭投資,這是非常典型的結構。”

其中,股權投資是新貴們十分青睞的方向之一。投資界此前曾報道,包括張一鳴、王興、何小鵬等在內的多個新經濟獨角獸/巨頭掌門人,都在悄悄成為GP背后的“金主爸爸”。

張一鳴和字節跳動的LP版圖頗為隱秘。張一鳴與源碼資本創始合伙人曹毅私交甚篤,當初今日頭條苦苦尋找B輪融資時,仍在紅杉中國任職的曹毅就曾在內部會上力推,后來張一鳴成為了曹毅首期基金的出資人之一。此外,張一鳴和字節跳動還入股了活躍在硅谷的早期基金UpHonest Capital、創投機構XVC以及黑蟻資本。

而王興的LP版圖也漸漸浮現。在源碼資本和XVC背后,除了張一鳴也出現了王興的身影,此外,整個美團系資本覆蓋了源碼、XVC、辰海資本、零一創投、鐘鼎資本及美團自己的龍珠資本等多家VC,成為創投圈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更不用說老牌的馬云家族、馬化騰家族。馬云與蔡崇信等聯合設立的家族財富基金Blue Pool Capital成立于2014年,主要打理其阿里巴巴IPO所帶來的數十億美元的財富。而騰訊也已經接連投資了幾十家VC/PE,包括紅杉中國、高瓴創投、高榕資本、啟明創投、鐘鼎資本、摯信資本、順為資本、真格基金、青松基金、龍珠資本等眾多知名機構。

還有中國知名天使投資人龔虹嘉,在過去幾年間通過旗下家族辦公室平臺成為近30家一線機構的LP,包括紅杉中國、IDG資本、高瓴資本、晨興資本、經緯中國、源碼資本、GGV紀源資本、順為資本等等。以至于現在不少人民幣基金募資,都希望見見龔虹嘉。

現在,越來越多新經濟掌門人以LP身份進入VC/PE圈,并且更傾向于選擇曾經幫助過他們的創投機構進行合作。“我們在一些明星基金和明星項目背后,都能看到越來越多家族辦公室或者個人財富新貴的身影。”

VC/PE一股活水來了

剛剛,深圳鼓勵家族財富公司設立母基金

那么,GP如何能拿到家族辦公室的錢?

目前境內外的家族辦公室投資策略大不相同。海外家族基金已經非常成熟,他們在中國進行投資并不罕見,也是國內眾多VC/PE機構的LP。例如專注跨境投資的凱輝基金,背后LP就包括很多歐洲豪門家族基金,如開云集團、法雷奧家族、穆利耶家族、達索家族、梅里埃家族、家樂福家族等等。

而在國內,“老經濟”和新經濟富豪家族的投資偏好又有所不同。一位中介機構負責人告訴投資界:“我們服務過的某個房產大佬的家族辦公室,曾向對方推薦過一家半導體基金,但是該家族辦公室負責人反饋他老板還是喜歡投資房地產。”

但新經濟創始人并不會把大部分資產放在房地產,“他們會把大部分的錢投入生態,投給周圍的創始人和曾經的老部下。在LP方面,他們反而不會去選擇特別有名的GP,而是會去了解行業,選擇深扎行業的黑馬型基金。而且這些人都非常低調。”

上海某VC機構的IR負責人還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有些family Office反而會更愿意去研究與自家產業不同的領域去投,比如自己是做消費品的,反而會熱衷投科技。這也是一種對整體盤子的配置考量。”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資人透露,上海有十幾個家族經常聚在一起,彼此聯合投資,包括新經濟的頭部公司,“他們都有自己的熟悉圈子,觸及到稀缺的GP資源。”

對于GP來說,家族辦公室雖然誘人,但門檻極高。“這些人本身就是優秀的創業者和守業者,他們更加相信專業的力量,也信任并且依賴專業管理。與此同時,他們更加注重長期回報和生態,愿意拿自己的錢去投人。”

某種程度上,家族辦公室就是中國創投行業的良性循環:VC機構出錢陪伴著企業成長直至上市,而財富自由的企業家個人再來出資支持創投機構。

高榕資本堪稱典型代表。這家機構自成立就定位于中國的創始人基金(China's Founders' Fund),背后的出資人除了主權基金、養老基金、大學捐贈基金等全球頂級機構投資人,還邀請了以騰訊為首的數十家互聯網企業的創始人或核心高管成為LP。

家族辦公室,或許會成為2021年募資市場的一大活水。1月8日,深圳發布《關于促進深圳股權投資持續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見稿)》的通知,其中明確提到,“支持保險資金、家族財富公司等各類社會資本發起設立母基金。”風起云涌,越來越多家族辦公室正在誕生中。